白昍

就是一个看动画片儿的,冷cp爱好者

【黄别】没有标题

*祝刘小别生快!!!XD提前一会会儿发
*楚留香手游为背景
*楚留香A了两个月了,可能有些地方有出入,凑合着看就行了bushi
*我流,渣文笔,OOC,慎入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

夜雨声烦,本名黄少天,门派华山,帮派蓝溪阁,是楚留香某服务器里修为榜一的大佬。按理说修为高的大佬会被人抢着抱大腿,但是没有人愿意去找黄少天。
带我躺赢也不愿意,装备全给我也不愿意。——来自一位ID为流云的华山。
因为黄少天太、吵、了。
他打副本是一定要开队内语音的,而且话多语速快,十句有九句都是废话。若没有人加入实时语音,他就开始疯狂冒文字泡,大多是一句话还没看完下一句就冒出来了,手速快到令人咋舌。
所以一般“夜雨声烦”这个ID一出现在组队列表中,知情人都会迅速退队。偶尔蓝溪阁的帮主,一个为ID索克萨尔的少林可怜他,会带几个帮里的人陪他下本,其他的时候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带个小号,或是不知情人士稀里糊涂地陪他进了副本。
这天他往世界发了一个招募,就跑去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队内已经有一个人了。
ID“飞刀剑”,也是一个华山,等级是他的一半左右,看来是个萌新。
黄少天兴奋地点下开始,发起了队内语音。
那边很快同意了,黄少天就开始了他的个人脱口秀。对面一直没有说话,默默地听他一个人叨叨,跟着他走副本流程。
副本结束,虽然飞刀剑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明显是按照黄少天的指挥走的,而且虽然他等级低伤害低,但是手速很快,秒伤害和黄少天的不相上下。黄少天心情大好地发过去好友申请,还顺便浏览了一下他的个人资料。
脸捏得不错,修为比同等级的水平高一些,装备也不错,除了帮派是中草堂以外,没有任何缺点。
中草堂和蓝溪阁是本服有名的两个帮派,实力不相上下,两个帮派间的帮战和抢世界boss是常有的事情,还经常开红满地图打架。
作为蓝溪阁的副帮主,为了蓝溪阁的未来着想,黄少天决定去挖一下墙角,把那个飞刀剑从中草堂挖过来。
对面同意了好友申请,打了个招呼。
【飞刀剑】晚上好。
【夜雨声烦】晚上好!!!刚刚合作很愉快啊要不要一起行当一条龙啊?我带你升级怎么样?
【飞刀剑】不了,帮主一会儿上线,我和他一起打。
【夜雨声烦】待在中草堂是没有前途的!要不要考虑来我们蓝溪阁?
【飞刀剑】我没钱买更籍令,就不了。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中草堂的人ID都是中药,这个人建号就直接取了个中药名,明摆着就是冲中草堂去的嘛!
被委婉地拒绝了,黄少天没有太多的失落,反而意外地对他兴趣高涨了起来,天天拽着他去打副本打盗墓贼跑修炼点。
飞刀剑的等级升了起来,两人也逐渐熟络了,到后来发展成了两人互相知道了名字和所在城市,天天一起在队内语音扯皮。
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蓝溪阁和中草堂的帮主都不知道这俩人勾搭上了。
这天,兴欣趁蓝溪阁和中草堂没注意,连着打掉了两个世界Boss。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蓝溪阁和中草堂难得统一战线,凑了个十人队,在麻衣圣教蹲兴欣的人。
一进队,黄少天就开了队内语音,刘小别很自然地就点了进去,换来同帮派的ID为冬虫夏草的奶妈的惊呼——
【冬虫夏草】小鳖你这么勇敢的吗!
黄少天当即就炸开了:“靠靠靠他什么意思!!有本事来pkpkpk啊!!”
刘小别淡定的弹了弹麦,给了他一声噪音。“你打字回他,在这儿说他听不见。”
【夜雨声烦】你什么意思!!有本事来pkpkpk!!!
【冬虫夏草】和奶妈PK你好意思么???
【冬虫夏草】一会儿要是打起来了我可不奶你
【夜雨声烦】靠靠靠我们蓝溪阁也有奶妈的好吗!!!再说了本剑圣的操作用得着奶吗??
刘小别疑惑,“剑圣是什么?”
“自封的称号!!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适合我啊?”
刘小别沉默了一会儿,在他面前做了个摇头的动作。
黄少天正要怼他,蓝溪阁帮主说话了。
【索克萨尔】夜雨什么时候和中草堂的人走得这么近了?上次我还看到你们俩一起蹲修炼点。
【王不留行】吾儿叛逆伤透我心...
“他们怎么这样!!没有我你等级能升这么快吗!”黄少天的麦炸得噼啪响,不知道他在那边干什么。
刘小别摘了一边耳机,揉了揉耳朵,又戴上,“可能是觉得你太傻了配不上我。”
黄少天当即发了个壁咚过去,把他咚在山脚下,“怎么说话呢???我好歹算是你师傅吧?”
别人不知道两人语音说了点什么,只看到夜雨声烦把飞刀剑壁咚了,一次不够还来了两次。
【冬虫夏草】您二位这是在一起了吗?
【冬虫夏草】娶我们小鳖是要聘礼的
刘小别差点没忍住把他钉在红榜上。
【飞刀剑】你这样太伤爸爸的心了
【飞刀剑】不如你去嫁给蓝溪阁奶妈
冬虫夏草不说话了,躺在地上装死。
刘小别在他脸上蹦了两下,跑到旁边去挖野花了。
最后十个人围了一波兴欣的四人队,队伍解散了。
不知怎么的,几乎是全部的活跃玩家都知道了,中草堂有个华山,和对面蓝溪阁那个话多的华山走得很近。
刘小别对前来调侃的人选择无视并把他们送上红榜,黄少天则是靠话多征服看热闹的。
然后有一天,俩人约了线下见面。
两人窝在刘小别家里的沙发上,黄少天环绕了一圈布置,感叹道,“不愧是中草堂的人,家具中都蕴含着中草堂的绿之魂。”
刘小别当即给了他一脚,“要我送给你一顶同色系的帽子吗?”
黄少天笑嘻嘻地,“你这样我会以为你对我有所企图的别别。”
“噫...”刘小别抖了抖肩膀,“别废话,上线,金陵一线孔子庙修炼。”
两人都操纵角色坐下后,就开始闲聊,不过大多都是黄少天的单方面发问。
“唉别别你多高啊?”
“反正比你高。”刘小别回答,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个秋葵干。
怎料黄少天直接炸开了,不是因为刘小别说比他高这句话,而是因为秋葵干。他一脸愤恨地把手机扔一边,举着秋葵干耍剑一样甩了甩,“刘小别啊我跟你说啊这种东西简直就是生化武器一样的你为什么要拿着种东西毒害我!!!”
他一口气下来不带喘气儿地说完,这边刘小别已经笑到差点手机砸脸。
“我大老远飞过来找你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吗我好伤心啊别别!!”
“求你改掉那个称呼...”刘小别把手机扔给他,“我去做饭。”
黄少天笑嘻嘻地丢掉秋葵干,“不好吃的话我可是要报复你的哟别别!!”
“你再叫我别别我就给你做一桌秋葵宴。”刘小别凉凉地丢下这句话,拐进了厨房,不理会黄少天的哀嚎。
等刘小别做好饭的时候,黄少天还在那里玩游戏。刘小别拿了罐冰可乐,往他脖子上一碰。黄少天一个激灵,“靠靠靠刘小别你吓到我了!!得负责!!!”
刘小别把可乐塞进他手里,凑过去看手机屏幕。那是刘小别的手机,飞刀剑的登剑阁段位已经从入化升到了惊鸿。他突然就想起来,一星期前,他抱怨自己卡了好久的段位都没升上去。
黄少天张开手在发愣的刘小别眼前晃了晃,刘小别看向他,他的神情有些得意,“怎么样小别,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刘小别刚想开玩笑说“以身相许吧”,黄少天就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本嫁衣怎么样?”
“...你还真敢说。”刘小别拿过手机,点开仓库,却被黄少天按住手,“你还真给啊?”
“啊?”
“我开玩笑的唉你还真信了?我嫁衣有好几本了我用的着嘛!”
刘小别无语,“那你要干嘛?”
黄少天的语气突然正经了起来,“不如我送你一件吧?货真价实的那种。”他眨眨眼,“你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后知后觉的刘小别扑过去在他腰上捏了一把,黄少天没站稳,两人摔在了沙发上。
黄少天的呼吸洒在刘小别耳畔。
“说真的。”他说,“刘小别,我喜欢你。”
—END—
还有一丢丢:
黄少天拍了拍趴在自己身上不动的人:
“别别?别别?你不理我你好歹起来先我要被压死了!!”
“你又叫我别别。”刘小别爬起来,把那包秋葵干按到他胸口,“吃不完不许睡觉。”然后他跑回了厨房,黄少天看见,刘小别的脸有点红。
—真·END—
后来当刘小别把这件事告诉冬虫夏草的时候,他惊奇地回复:你们居然刚刚在一起???
—这回真完了—

【双雄】一人行者

翻出来的去年【←重点】的黑历史,我也不知道我想写啥。
大概是歌曲衍生,CP向不明显,就这俩人大半夜在路边唠嗑的故事。
BGM:一人行者-心华
得了先溜了 主要是骰输 不然这篇我都打算压箱底了_(:з」∠)_
BB完了 下面正文
【大概是伽罗死后 小心超人忘记伽罗这个梗】
小心是在车站见到伽罗的,那时他刚刚下了从灰心星球来的列车。
小心是去迎接从灰心星球回来的开心的,却遇见了个奇怪的人。正是因为他在人群中过于扎眼,才不得不让小心注意到的。他背着和发色相近蓝得耀眼的背包和一把吉他,明明是男生却留着比普通女生还要长的头发,用黑色的发绳松松扎在脑后。
直到他从自己身边走过再逐渐向远,小心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目不转睛盯着他很久了。看着开心那头耀眼的红发,小心觉得蓝色真是一种净化眼睛和心灵的色彩。
一路上开心都非常聒噪地讲着自己在灰心星球的见闻,看在他是自己兄长的份上小心才强忍着把他从车里扔出去的冲动。现在小心满脑子都是那个蓝发蓝眸的少年,甚至连面对开心超人带回的限量版魔方都没有太大的冲动。
小心第二次见到伽罗是在路边,那时小心失眠了,决定下去走走。街灯下他的身影被映衬的格外好看。他正在摆弄他的吉他,乐谱散了一地,制造出一种有些凄凉的气氛。
小心在暗处站了许久,却发现他并没有要弹的意思,于是出声打断了他,“那个……”
“唉?嘿,又见面了。”那人抬头,蓝色的眸子犹如星辰一般,让人想把它装在瓶子里,看它在黑暗中散发出的蓝光。
小心有些无措,“啊……嗯。”
“那次在车站看到你,觉得你很特别呢。我叫伽罗,你呢?”
“……小心。”小心迟疑了一下,报出自己的名字。随后小心抬起一直在瞟地面的眸子,看向了他的吉他。
“你会弹这个吗?”
“会一点。几年前学的,现在差不多记得一些。”伽罗笑了笑,“不过小心,我还是得提醒一句,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外面闲逛会被坏人盯上哟。”
“……这里只有你。”小心撇撇嘴,在他身边坐下。“我想听你弹。”
伽罗沉默了下,发出了个单音节,“嗯。”随即拾起地上的谱子,掸了掸上面的灰尘。
伽罗颀长的手指按上第一个和弦,悠扬的乐曲响起,在寂静的夜晚中显得格外突兀,却与周围的景物相调和。
他开口了,唱了一首悠扬的歌。
乐曲缓缓停止,那段旋律却仿佛还在夜色中流淌。
“这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吗?”乐曲终了,沉默了许久后小心问道。
“并不。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像是在说你自己的故事。”小心垂下眸子,看着复杂的五线谱,感到自己的头脑有些不太清醒。
“那,小心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伽罗笑着问。小心点了点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抵抗这温柔的笑容。
“我是阿德里星人。”伽罗微笑着,完全忽略了小心脸上的惊讶。“阿德里灭亡以后,我给自己制订了个旅行计划,我第一站去了古灵星……”
伽罗的话绝不亚于老师的唠叨。可小心还是认真的听着,也许是因为那轻柔的声音让人无法抵抗吧。
“而现在,我最后一站的旅行结束了呢。”伽罗起身,转头送给小心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也终于可以,安心的接受死亡了呢。小心,再见咯。”
看着眼前的人逐渐变得透明,小心仿佛想起了些什么,伸手想要去抓住他的手,收紧在手中的却只是一团空气。
这个晚上一定是个梦。
梦醒了,我们还是彼此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
小心这样安慰着自己。
然而,带着体温的乐谱却让这个事实无法掩盖。
——
没了。我都不知道这是啥。
还有篇战斗来着 这俩人一起战斗超棒 有脑洞了就写x
没CP向就打单人tag了

与妖同行·古笼火篇

就一小段_(:з」∠)_渣文笔不知道有没有OOC_(:з」∠)_不要在意标题的高逼格
顺便觉醒的古笼火太可爱辣(*/∇\*)

夜晚,凉风习习,你独自走在小路上,裹紧了身上的衣物,加快了脚步。只要走出这片林子就能找到人家歇脚了吧。突然,脚踩到了一个硬物,紧接着蹦出一个人头来。你惊了一下,失声尖叫,向后退了几步,才看清那是个玩具,断掉的脖颈处连着一截弹簧,在月光下发着光亮。
“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胆小——”一个小孩子捡起那个吓人的玩具,笑得前仰后合。
你有些愠怒,心里安慰自己说不要和小孩子计较,于是放缓声音说:“小朋友,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不也在这里嘛。”被呛了一下,你刚要反驳,他又说,“你还是先起来吧,地上凉。”这小鬼还挺会关心人的。你想着,对他说:“我只是迷路了…你家在哪里?介意我去歇一晚吗?”
他低下头,“抱歉,我没有家。”转而又仰起头,“不过我可以带你回家哦。”说着晃了晃手里的灯笼,牵着你的手,向小路的尽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