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昍

头像是firo 大本命
coser/MMDer/文手
ll/aph/凹凸/全职/鬼彻/开宝/永生之酒/小英雄/v家
阴阳师/农药/魔禁/ll/环暖/刀男
最近在看htf和青之驱魔师
CP杂食 天雷瑞金露中喻黄
本命黄别
感谢看到这的每一个人出现在我的世界

想了想还是在这边发一下下吧…_(:з」∠)_
4.5的展子的场照
我爱桃乐丝…啊
人丑还面瘫 见笑了

cn:白昍
妆:白影
摄:霜喃

今天漫展出的御茶子!!私心出茶tag
丽日御茶子:白昍
妆娘:顾辞萧
神仙化妆了_(:з」∠)_

感谢太太的挂件!(*'▽'*)♪@某个人
超级可爱!!而且快递好快的!><
可爱的埃米激起了我产粮的欲望嘿嘿嘿

【双雄】一人行者

翻出来的去年【←重点】的黑历史,我也不知道我想写啥。
大概是歌曲衍生,CP向不明显,就这俩人大半夜在路边唠嗑的故事。
BGM:一人行者-心华
得了先溜了 主要是骰输 不然这篇我都打算压箱底了_(:з」∠)_
BB完了 下面正文
【大概是伽罗死后 小心超人忘记伽罗这个梗】
小心是在车站见到伽罗的,那时他刚刚下了从灰心星球来的列车。
小心是去迎接从灰心星球回来的开心的,却遇见了个奇怪的人。正是因为他在人群中过于扎眼,才不得不让小心注意到的。他背着和发色相近蓝得耀眼的背包和一把吉他,明明是男生却留着比普通女生还要长的头发,用黑色的发绳松松扎在脑后。
直到他从自己身边走过再逐渐向远,小心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目不转睛盯着他很久了。看着开心那头耀眼的红发,小心觉得蓝色真是一种净化眼睛和心灵的色彩。
一路上开心都非常聒噪地讲着自己在灰心星球的见闻,看在他是自己兄长的份上小心才强忍着把他从车里扔出去的冲动。现在小心满脑子都是那个蓝发蓝眸的少年,甚至连面对开心超人带回的限量版魔方都没有太大的冲动。
小心第二次见到伽罗是在路边,那时小心失眠了,决定下去走走。街灯下他的身影被映衬的格外好看。他正在摆弄他的吉他,乐谱散了一地,制造出一种有些凄凉的气氛。
小心在暗处站了许久,却发现他并没有要弹的意思,于是出声打断了他,“那个……”
“唉?嘿,又见面了。”那人抬头,蓝色的眸子犹如星辰一般,让人想把它装在瓶子里,看它在黑暗中散发出的蓝光。
小心有些无措,“啊……嗯。”
“那次在车站看到你,觉得你很特别呢。我叫伽罗,你呢?”
“……小心。”小心迟疑了一下,报出自己的名字。随后小心抬起一直在瞟地面的眸子,看向了他的吉他。
“你会弹这个吗?”
“会一点。几年前学的,现在差不多记得一些。”伽罗笑了笑,“不过小心,我还是得提醒一句,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外面闲逛会被坏人盯上哟。”
“……这里只有你。”小心撇撇嘴,在他身边坐下。“我想听你弹。”
伽罗沉默了下,发出了个单音节,“嗯。”随即拾起地上的谱子,掸了掸上面的灰尘。
伽罗颀长的手指按上第一个和弦,悠扬的乐曲响起,在寂静的夜晚中显得格外突兀,却与周围的景物相调和。
他开口了,唱了一首悠扬的歌。
乐曲缓缓停止,那段旋律却仿佛还在夜色中流淌。
“这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吗?”乐曲终了,沉默了许久后小心问道。
“并不。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像是在说你自己的故事。”小心垂下眸子,看着复杂的五线谱,感到自己的头脑有些不太清醒。
“那,小心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伽罗笑着问。小心点了点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抵抗这温柔的笑容。
“我是阿德里星人。”伽罗微笑着,完全忽略了小心脸上的惊讶。“阿德里灭亡以后,我给自己制订了个旅行计划,我第一站去了古灵星……”
伽罗的话绝不亚于老师的唠叨。可小心还是认真的听着,也许是因为那轻柔的声音让人无法抵抗吧。
“而现在,我最后一站的旅行结束了呢。”伽罗起身,转头送给小心一个大大的微笑。“我也终于可以,安心的接受死亡了呢。小心,再见咯。”
看着眼前的人逐渐变得透明,小心仿佛想起了些什么,伸手想要去抓住他的手,收紧在手中的却只是一团空气。
这个晚上一定是个梦。
梦醒了,我们还是彼此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
小心这样安慰着自己。
然而,带着体温的乐谱却让这个事实无法掩盖。
——
没了。我都不知道这是啥。
还有篇战斗来着 这俩人一起战斗超棒 有脑洞了就写x
没CP向就打单人tag了

把以前的正片发上来…是个预告…嗯。
七月份拍的…拍的全员,拍完正片之后全员颓,到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全员正片了xx
我爱紫堂幻(哭泣
紫堂幻:白昍
摄影:八零
后期:顾辞萧
妆娘:初尘
全员都特别好 我吹爆她们!

与妖同行·古笼火篇

就一小段_(:з」∠)_渣文笔不知道有没有OOC_(:з」∠)_不要在意标题的高逼格
顺便觉醒的古笼火太可爱辣(*/∇\*)

夜晚,凉风习习,你独自走在小路上,裹紧了身上的衣物,加快了脚步。只要走出这片林子就能找到人家歇脚了吧。突然,脚踩到了一个硬物,紧接着蹦出一个人头来。你惊了一下,失声尖叫,向后退了几步,才看清那是个玩具,断掉的脖颈处连着一截弹簧,在月光下发着光亮。
“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胆小——”一个小孩子捡起那个吓人的玩具,笑得前仰后合。
你有些愠怒,心里安慰自己说不要和小孩子计较,于是放缓声音说:“小朋友,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不也在这里嘛。”被呛了一下,你刚要反驳,他又说,“你还是先起来吧,地上凉。”这小鬼还挺会关心人的。你想着,对他说:“我只是迷路了…你家在哪里?介意我去歇一晚吗?”
他低下头,“抱歉,我没有家。”转而又仰起头,“不过我可以带你回家哦。”说着晃了晃手里的灯笼,牵着你的手,向小路的尽头跑去。